深夜,我和他在洱海边说了句:再也不见!

[发表时间:2017年11月15日 12:27 来源:纸客帝国游戏 作者:纸客帝国游戏]

原标题:深夜,我和他在洱海边说了句:再也不见!

这里?想0成本获得“心心相印”时装?现只需晒出家园截图!

诶....

最近发文没什么实料,大家看的都有些不耐心

更有少侠几次询问

最近新出的玩法的确还没有明确的干货指南

深感愧疚的大哥

已经委托几位神秘的大神着手写攻略了!

不过想看什么内容还是你们来定

-攻略内容征集-

各位新手小白或者江湖老司机

你们想看关于哪方面的秘籍不妨留言说明

待评估实用性后会立刻安排大神撰写

本次会先安排:新美人阵法搭配

往期宝石搭配攻略:

-攻略写手招募-

长期招募攻略写手,按攻略质量划分等级发放绑元,每月底结算,暂定等级如下:

一等奖:6000绑定元宝

二等奖:4000绑定元宝

三等奖:2000绑定元宝

攻略投稿:将编辑好的攻略(最好添加配图注释,简单易懂)投递至邮箱 2039152308@qq.com,大哥会逐一审核回复,请留意邮箱动态!

等着新鲜的攻略出炉前

无意在邮箱发现了一篇带着“咸味儿”的文章

来自游戏中的真实故事

讲的是有情人的悲欢离合

内容较长,请耐心阅读

???

风雨烟云之曲终人散

(来源:邮箱-橙)

272风雨烟云

苏州城的秋日,抬头望去,天更蓝了,更纯洁,也更明净。

再次的踏入这片土地,我的心情和离开的时候又不一样的,时间是最好的调剂,其实连我自己都不记得这是我多少次的回归天龙。

一年多前,我诞生在洱海,懵懵懂懂,如稚子丫丫学步,对这里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渐渐的熟悉起来,我熟知了这里的一切。

身边的小伙伴们越来越多,嬉笑怒骂,好不自在,所有的不开心,在来到这里我都可以暂时的忘却。

然而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曲终人皆散。

走了,一个个的都走了。

我也走了。

而现在我又回来了,这一次的回归我没有料到会遇到二货。

怎么和二货在一起的呢。

那时的情景,如今还历历在目。

从未曾想过,会在天龙内真的喜欢上一个人,都说这不过是个游戏,然而游戏也是人在玩啊。

我终是深刻的认知了这句话。

我回来了,实力更强了,(换了高V高战),曾经的朋友很多都在,情义之巅的帮主玛瑙石还是像个婆婆妈妈的老妈子,时刻的盯着帮里的人数落。

我这个手残废五渣,就算是实力强了还是走位差劲,战力调整都是多亏了石头(玛瑙石)。

打心眼里感激,帮里面虽然高手不多,可是大家每日都在认真的做着副本,认真的在天龙生活。

曾无与二这个丐帮很早前有所眼熟,却不相熟。

因为他名字中的二,我就叫他二货。

而他叫我吃货。

好吧,的确是比较爱吃。╮(╯_╰)╭

同在一个帮,战力相当,副本打架,同进同出,渐渐的也不知何时彼此间总有种淡淡的情愫牵绕,看透不说破,谁也没有认真的深想。

或许在某一天可能会点破吧。

二货突然不见了,说这里太累要离开,闻听后,心中一紧,说不出的惆怅,忽然间觉得了无趣味,收拾收拾不如也离开算了。

结果这货换了张脸再次的出现在我眼前。

站在苍山的大熊边上,看着他脑袋上顶着那金灿灿的V10,无语半响。

【队伍】【九重紫】:你不是走了吗?

【队伍】【曾无与二】:谁说的。

这货死不承认。

【队伍】【九重紫】:那你还走不走了?

我追着他问,想要一个明确的答案。

【队伍】【曾无与二】:……恩,不走了,走了我这号咋办,多浪费啊。

似乎都能透过游戏界面,看到他脸上贱兮兮,欠揍的表情。

但是,我却安心了。

【队伍】【曾无与二】:我要改名。

【队伍】【九重紫】:你要改什么?

突然的发神经,让我无语,这二货名多好。

【队伍】【曾无与二】:你给我想。

好吧,我到处搜索,查找。

【队伍】【九重紫】:xxxx

【队伍】【九重紫】:oooo

【队伍】【九重紫】:1234

【队伍】【曾无与二】:不好听。

【队伍】【九重紫】:……翻滚吧,牛宝宝。

滚犊子。

我找的名字,这货全部都否决了。

【队伍】【九重紫】:你到底要什么破名字啊。

我极力忍耐。

【队伍】【十界】:这个怎么样,够有男人味吧,哈哈哈。

瞅着这个名字,我心中复杂难言,不知道是不是我想的那般。

九重,十界

时间如流水,就这么的一天天的过去,枯燥的副本,按时按点的BOSS都似乎有意思了起来。

凌晨的时候,我在,二货也在。

【帮会】【十界】:我们来玩成语接龙游戏。

【帮会】【九重紫】:行,输了怎么办?

【帮会】【十界】:答不出来超过五秒帮里发三遍,我是猪。

【帮会】【九重紫】:好,我会截图留念。

【帮会】【十界】:吃货开始。

两个人在一起,无聊的游戏,似乎都变得有意思,虽然这看起来很幼稚,但那时候只有开心。

【帮会】【九重紫】:曾无与二。

【帮会】【十界】:二不嘻嘻。

【帮会】【九重紫】:嘻嘻哈哈。

【帮会】【十界】:哈哈哈哈。

这人的无赖也是超乎我的想象,现在想起来,忍不住会心一笑。

【帮会】【九重紫】……哈哈大笑。

其实当时我很想继续回‘哈哈哈哈’看这货,是不是一直接下去。

【帮会】【十界】:笑里藏刀。

【帮会】【九重紫】:刀枪不入。

……

最后我输了,没接上来,其实真的只是一时卡壳。

【帮会】【十界】:三遍,愿赌服输。

【帮会】【十界】:麻溜的,游戏精神在哪里。

我憋气,哼了声,手指点动。

【帮会】【九重紫】:我是^(oo)^

【帮会】【九重紫】:我是^(oo)^

【帮会】【九重紫】:我是^(oo)^

我的投机取巧让他气得炸毛。

【帮会】【十界】:滚犊子,说人话[撇嘴]

【帮会】【九重紫】: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了。

我死不认账。

【帮会】【十界】:……我是得有多嫌弃你。

【帮会】【九重紫】:我不嫌弃自己。

【帮会】【十界】:问题我瞎啊。

不知道他的话,是不是有些意思,但是看了后我很开心,一丝很甜的味道,在心中缭绕。

我和二货吵架了。

原因是他突然的在帮里面说要找媳妇去。

是啊,在天龙,想要持续的待在这儿总想找个情缘,一直维持。

帮里面的人起哄了。

【帮会】【妖娆姐】:二货还不快点向阿紫求婚。

【帮会】【夏之凉】:早该在一起了。

【帮会】【十界】:那可不成,她啊,这么凶,可不敢娶回来。

眼泪,当时唰的就下来了,我其实一直都认为,自己和二货就差一个水到渠成,可他如今这么说,让我觉得或许一切都只是我的错觉。

忍了忍,最终没有忍耐下去,我刷了个小喇叭开始卖号。

我这人就矫情吧,一有不爽快就想离开,可要是继续的待在这里,才是最伤怀的吧。

卖号,自然是让一些朋友都询问了起来。

帮内的人,其实多少心知肚明。

其实我就是在腹水一战,我在逼他,看他是否真的是想我走。

事实上,我赢了。

在和旁人下44的时候,世界上是他刷出来的求婚小喇叭。

【世界】小喇叭【十界】:[戒指]阿紫,礼堂等你。

不光是世界,帮会里面,他也搞怪起来。

【帮会】【十界】:阿紫(正儿八经,含情脉脉,眼泪花子在眼眶翻滚)嫁给我把,(咚,哐,跪地声)

【帮会】【妖娆姐】:阿紫速度,我等着参加完睡觉呢。

【帮会】【夏之凉】:吃货快点。

……

我要承认,在看到小喇叭的那一刻,嘴角已经是止不住的上扬。

现在都能感觉到那种甜蜜的味道。

44打完我几乎是马不停蹄的赶去了礼堂。

很晚了,人不多。

邀请组队我接受了,两个人几乎是沉默的完成婚礼,但又默契十足。

世界的屏幕上刷满了祝福。

小喇叭还是很值钱的。

在一起之后,一切都顺理成章。

一起副本,一起打架,一起骂战。

他没有时间,我会上他的号,帮他把单本清一下,游戏的枯燥任务繁重,都不在考虑范围内,我很享受着一切,哪怕这只是柏拉图。

没事的时候,我们会和游戏的小伙伴一起组队在洱海,看风卷海浪,有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队伍】【多木木多】:我要当你们的三。

彼时的我们应该是让人羡慕的。

【队伍】【十界】:当三可以啊。

【队伍】【十界】:我们刚好缺个活的丫头,我曾无数次想过,我老了,在海边和老伴儿一起看烟花,孩子就在旁边乱跑,多幸福的画面,谢谢你多木,让我提前实现。

【队伍】【多木木多】:[咒骂][咒骂]

我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就是在写这段的时候,我也没有忍住。

生活是要调剂的,那天心情郁闷,因为是收了个奇葩徒弟,带她挂机副本,死了全怪我,很委屈。

抱怨了几句后,二货紧张坏了。

【密聊】【十界】对你说:亲,别理她了,这种典型的白眼狼,离得远远的就好,她让我想起几个故事,要不要听。

【密聊】你对【十界】说:(⊙o⊙)

【密聊】【十界】对你说:一,农夫与蛇,二,东郭先生和驴,三,现代小青年和摔倒大妈,你要听哪个?

【密聊】你对【十界】说:[震惊],好吧,不纠结这个了。

再糟糕的心情,也被这货弄没了,而且内心还有小小的感动。

【密聊】【十界】对你说:嗯嗯,听你说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我还在想,万一你真的要听故事,我不得打半个小时字。

感动的情绪,也再次的化为无语,甚至还想次从网线传过去,揍他一顿,可,心情真的是好了啊。

无聊的时候,各种做各种无聊的事情。

围观骂战,到处参与打架,虽然很多时候,我都在作为被挨打的一方,每每我被欺负了,二货就会给我找回场子,跟他在一起,我有种安全感。

并且这也是我在天龙唯二最快乐开心的时候。

要说另一个,那就是在刚入天龙坑的那时。

唯有二者。

踩地图四处溜达的时候,我总喜欢骑着我的小红马,为什么?因为是我个小短腿逍遥啊。

娇娇小小的,骑着火麒麟也就能看见我一张脸了,小红马骑着,还挺英姿飒爽的,反正我是美滋滋的。

每到这个时候,二货也会跟着我骑着小红马,看到这里我得庆幸他不是和尚,那和尚又高又胖,骑着小红马,真的是很担心他给马骑坏了。

丐帮的传送阵,小心的绕过一边,那里可以看到十万山脉,二货最喜欢带我去那边,两个人静静的站着,似乎只有彼此。

【队伍】【十界】:美女又见面了,又溜二毛呢?

我的小红马被他说成了二毛,不服气。

【队伍】【九重紫】:昂,你家二角长胖了。

【队伍】【十界】:奥,主要我跟它说,一般马都喜欢强壮的,尤其是二毛,他就可劲吃。

【队伍】【九重紫】:[尴尬][尴尬]我家这是公的。

【队伍】【十界】:拦都拦不住,本来一个月的口粮现在半个月就干光了。

二货说的带劲,可是看到我的回复后,毛瞬间炸起来了,我都可以想象他跳脚的样子。

【队伍】【十界】:我擦,会不会聊天,会不会聊天。

【队伍】【十界】:让我该怎么继续[怒火][怒火][怒火]

【队伍】【九重紫】:[龇牙笑][龇牙笑][龇牙笑]

我以为生活就会这样的继续下去,有他在我会在天龙待很久很久,可最终还是被现实打败了。

男人,总是喜欢激情的。

情义之巅帮会,喜欢安定下来,并不爱这些打打杀杀。

血魂帮会,高战高V众多,帮战的时候,我们会退出帮会去那边凑热闹,但是因为情义石头帮主,对我们很是照顾,我始终都当做他是一个很好的哥哥,不会离开情义,玩几天后还会回来。

但是他渐渐的不满足于此了,想要常驻血魂,其实说实话,我也想,可总觉得对不起情义。

两相纠结。

这就是导火索吧。

二货要走了,他刷了很多条卖号的喇叭。

这么的突然,让我惶惶不安。

我不断的密聊询问,他只说累了,不想继续游戏,好聚好散。

这是什么破理由,我不相信。

可他的态度太决绝了。

最终我得到了答案。

这个游戏很多人来来去去,而他也觉得厌倦了,并且有一点,当日我挂机不在线,他密了我很多次,我没有回应,突然的发现,游戏,他太认真了。

也许他早就有这样的想法了吧,我曾经故作冷酷的警告他,如果有一天他卖号了,那么我这号也不需要在上线。

他,这是要放弃我吗?

再佯装的淡然也维持不住,我想要他留下,因为我真的发现,他是真的要离开我了。

话说了很多,泪流了下来,他始终不肯给我一个确定留下的讯号。

只说,在号没有卖掉之前,他一直会在,但他一直都在卖号,我怎么能安心下来,难道时刻的都要提心吊胆,然后在某一天,某个时刻,跟他说话的时候,对面回复,此号换人?

哭了很久,睡下了。

凌晨三点突然醒过来,心中沉甸甸的点开那个古意十足的图标。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上来,只想走走,可二货却在线。

沉默的组队,相聚在洱海。

相对无言,泪先流。

【队伍】【十界】:怎么还不睡。

他先开口。

【队伍】【九重紫】:突然醒了。

【队伍】【十界】:奥。

【队伍】【十界】:我也是。

又是一阵沉默,我突然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可是眼泪它就是不听话的,不断的往下滚落。

【队伍】【十界】:知道为什么会有今天嘛?

【队伍】【九重紫】:不知道。

【队伍】【十界】:因为今天阴差阳错你没搭理我,我发现这游戏不能玩下去了,我怕自己深陷下去,一直活在虚拟当中,今天你没理我那心情,我怕再继续下去,真的就把你当现实媳妇了,我是不是傻逼,平时感觉网恋都是XX,我怕自己也着道。

【队伍】【九重紫】:眼睛哭肿了。

【队伍】【十界】:烟抽完了。

【队伍】【九重紫】:你还走吗?

【队伍】【十界】:其实不想走,其实我想留,但是想今天这样的迟早有一天会来,到时候就更离不开你了,更难受咋整。

……

我当然知道,可是我鸵鸟的不去想那些。

男人的心总是比较硬的吧。

不管我怎么说,他都是要走的。

心一点点的沉了下去。

【队伍】【十界】:乘着,我们之间还不是太形影不离,快刀斩乱麻。

【队伍】【十界】:感情好分最伤人,尤其时间久了,感情深了。

【队伍】【九重紫】:你走吧。

【队伍】【十界】:你送不?

【队伍】【九重紫】:不,我会去新区。

……

话说到这里,可我还是不死心,或许是我最好的机会,我极力的挽留,甚至语音哭给他听,可都没有用。

一年的眼泪都给他了,还是没有留下他,他说‘我不是躲闪,也不是敷衍,是承诺真的不敢给’。

【队伍】【十界】:我很喜欢你。

【队伍】【九重紫】:我很喜欢你。

【队伍】【十界】:是真的,没开玩笑。

【队伍】【九重紫】:没开玩笑。

我也没有啊。

这是我们最后一次如此交心的谈话。

为什么事态会发展成这个样子?明明前一刻还是那么的美好,这段记忆如果不是截图的话,我记得很模糊,因为实在是太混乱了,一切都是那么的始料未及。

第二天我去离婚了。

离婚之前,我同时上了我和他的号,点击跟随,带着他,细细的在洱海风浪里,无量山流水边,万劫谷萤火虫旁,苍山的云海中,小镜湖……

所有的地图,跑了一遍,截下图片。

在婚礼,礼堂我用他的号向媒婆回答了那三个问题。

【相爱容易,相守不易,且行且珍惜!真的要离婚吗?】

……我不想啊。

【受够了,我要离婚!】

【您还记得曾经那些相知相爱,不离不弃的甜蜜日子吗?】

……刻骨铭心,怎能忘却。

【忘了】

【即便如此,您还是要离开对方吗?】

……是他要离开我。

【是的,我已经受够了!】

婚离了,他上线了。

【附近】【十界】:为什么上号离婚。

……

【附近】【十界】:谁让你上号的。

从字面上,我都可以感觉他的那种压抑的怒火,可不觉得这太可笑了吗?

或许我也做的偏激,但我的委屈找谁去诉说呢。

【附近】【九重紫】:我自己。

强作镇定。

【附近】【十界】:为什么离婚?

我被这句话彻底的惹怒了,为什么?你说为什么?

【附近】【九重紫】:你既然要走,我有什么不可以吗?

【附近】【九重紫】:你若无情,我便休。

那天之后,我故意刷了个喇叭,说号换人了,我制造出了一个假象,我走了,离开272去了新区。

其实不是,我每天都在,只有石头帮主一个人知道。

我就这样每天看着他。

然后会在很多时候,独自一个人在丐帮的传送阵边角待着,我在想他这么喜欢这个地方,或许他会来呢,如果碰见了呢,他看见我这个样子,会不会心软呢。

当然,这种狗血玛丽苏的事情,根本就没有发生过的。

二货的号不是这么轻易就能卖掉的,后来看着他不再刷喇叭卖号了,我又心存了希望,我找他了。

他很惊讶,你不是去新区去了吗?

我从未离开过,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他说:“我们结婚吧。”

我拒绝了。

经过这么多,有些都回不去了,我钻进了牛角尖,他难道认为伤害了,就可以随便的过去了吗?

这其中也有我可怜的自尊心。

可我又放不下他。

后来我密聊的时候,他不再回我了,我在找借口,也许他在挂机呢。

在洱海我遇到了个我们共同认识的小伙伴。

似乎洱海这个地方,总是有很多失意的人,再加上缠绵眷恋的曲子,令人悲伤到了最深处。

我上前去沉默好一会问他。

【附近】【九重紫】:二货在线吗?

【附近】【XB】:在的。

那一刻,内心真的是无法言说。

【附近】【XB】:阿紫,听我一句,男人都是多变的,曾经我媳妇也为了个男人要死要活,可是你越是这样,他就越不会把你当回事,只会烦你。

原来我的闹腾是被所有人都看在眼中的啊,是不是很可怜,可悲,又可笑呢。

在那个时,我就死心了。

二货的号卖了,人走了。

【世界】小喇叭【九霄】:此号换人。

我还是看到了这句话。

对了,在最后他突然改了这么个名字。

九霄,九重霄。

最终应了那句,曲终人散!

旁白ps:

在以后的很多后来,我曾想过,如果当时我不拒绝呢,两个人继续的在一起呢,或许是不一样的结局。

现如今说不清后悔或者不悔。

那已经过去了,世上没有如果。

但我不悔遇到这个人。

后面我又做了一些不理智的事情,在这里就不和大哥,还有大家说了。

既然是回忆,我就把这段无疾而终的感情,用文字叙述出来。

不怕笑话,写的时候还哭得稀里哗啦呢,啧啧。

至今的我,还没有找到男盆友,但我也不会再纠结过去,唉,家里催婚厉害,每年都是奔波在相亲路上,心累。

-完-

看到这里说明少侠你也是有心人

游戏虽虚拟,且行且珍惜

近日会上攻略

请少侠们别忘记把想看的内容留言说明

点击“原文”晒家园!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分享到:

Copyright @ 2017 纸客帝国游戏 版权所有

文章来自网络整理,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网站管理员,24小时内为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