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腐为什么不容易? 北大教授给出五大原因

[发表时间:2017年12月07日 22:20 来源:咸丰县公路局 作者:咸丰县公路局]

  中国共产党与世界政党高层对话会近日召开。本文是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潘维教授在对话会分组专题会议之一“加强政党建设:政党的挑战和未来”上所作的点评。

  我很荣幸有机会在这里做发言的点评。聆听了13位政党代表的发言以及发言人与代表们的互动,各位同事既认为腐败能被控制住,也说明了其中的困难。作为大学教授,我想从理论上概括反腐败的两个方面:容易和艰难。时间有限,我只讲3分钟。

  先说反腐败容易的一面。腐败的定义非常清晰,基本没争议。这是社会科学里十分罕见的事。腐败的定义是“(公职人员)非法以公权谋私利”。那么减少腐败的方法也就很简单。第一是切断公权力与官员私人利益的关联。第二是把腐败现象合法化。有个别国家通过把腐败合法化就降低了腐败,比如在美国。定义清晰让反腐败措施简单、清晰,加上把腐败合法化比较容易,所以反腐败并不是很难。大国、小国、穷国、富国,都有在很短的时间里就控制住腐败现象的先例。五年以前,我给学生上课,说到中国制止腐败蔓延很有希望。但几乎没什么人相信我的判断。五年后的现在,中国制止腐败的成就举世公认。然而,切断公权与私利的关联,在方法上说起来清晰、简单,做到其实很难。

  我接着概括反腐败不容易的一面。分成五个原因。

  第一,党内高层缺乏意愿和意志。若政党高层领导自身腐败,反腐败的意愿就不强,反腐败的意志也不会坚定。所以,反腐败要从党内做起,从党内的高层做起。做到了,党内高层就会获得公信力,权力就巩固,就能推广反腐败措施。

  第二,投鼠忌器。老鼠趴在瓷器上,拿石头去打老鼠可能会得不偿失地砸碎瓷器。不少政党害怕揭露腐败会失去竞选捐款,失去党内的重要领导人,甚至失去执政权。然而,丧失了公信力的党不可能长期执政。

  第三,惩罚力度不够。切断公权与私利关联的法律法规和执法机构不够强大,让腐败的收益大于腐败的成本。有效的反腐败措施意味着从法律法规上,从执行机构上强大,让腐败的成本远远高于腐败的收益。比如把官员每次收礼不超过一百元改为每年收礼总价不超过一百元。

  第四,无法让“零容忍”成为社会风气。容忍贪腐的社会风气是可以改变的,尽管很难。让内部监督转化成全社会的监督就会有持久的效果。中国共产党的做法是首先加强内部监督,然后加强党员自下而上的监督。中国共产党有8900万党员,几乎每10个成年人中有1个。我们党在党员中加强共产主义教育,这是精神层面。同时在所有党员中加强“为人民服务”的教育,说明以公权谋私利是可耻的,是背叛了党的宗旨背叛了党。这个工作,在中国依然任重道远。

  第五,缺乏社会平等。让自己和自己家人过上比别人更好的生活,是官员腐败的一个重要动力。如果经济领域的财富差别不能反映在社会领域上,也就是说,财富差别不能反映在教育、医疗、养老、居住条件的差别上,官员贪腐的动力就会大为降低。这是北欧各国和新西兰、澳大利亚甚至新加坡等国名列腐败程度最低国家的主要原因。因此,社会主义是降低腐败的有效途径。中国处于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在这方面也依然任重道远。

  各位同事,腐败问题涉及所有政党的公信力,而推进对抗腐败的工作是构建“美好世界”的重要组成部分。所以,世界各政党应当加强交流,携手努力。

  谢谢各位。

责任编辑:桂强

分享到:

Copyright @ 2017 咸丰县公路局 版权所有

文章来自网络整理,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网站管理员,24小时内为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