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莎普爱思为何重金押宝滴眼液:多元化产品与并购皆失利

[发表时间:2017年12月08日 08:58 来源:咸丰县公路局 作者:咸丰县公路局]

划重点:

腾讯财经 作者 李超

上市药企莎普爱思(603168.SH)正在遭遇前所未有的危机。12月2日,网络医疗平台“丁香医生”通过公众号发文,直指前者支柱产品“莎普爱思滴眼液”涉嫌虚假宣传,夸大了对于白内障的治疗效果。

次日,莎普爱思发布澄清公告,表示0.5%苄达赖氨酸滴眼液对延缓老年性白内障的发展及改善或维持视力有一定的作用,疗效确切,是一种安全的、有效的抗白内障药物,同时,公司在视频广告中明确了该产品的适应症为“早期老年性白内障”,内容符合《广告法》规定,已取得药监局的批准和备案。而关于媒体报道消费者使用莎普爱思产品出现并发症、延误手术治疗等,公告中表示经核查在正确使用滴眼液产品中未发生该情形。

尽管做出声辩,但在12月6日晚,浙江省药监局仍然下发一纸监管函,督促莎普爱思尽快启动临床有效性实验,并于三年内将评估结果报给国家药监总局。

依靠对滴眼液的大胆营销,莎普爱思仅凭这一款产品便成功登陆A股市场,也让当年瞄准了这块商机的投资人们获益颇丰。但如同许多“快消品”一样,在迅速膨胀后,莎普爱思也正在遭遇营收瓶颈。其他产品持续萎缩、并购保健品失败,股价并没有伴随莎普爱思滴眼液的热销而起飞,甚至连大股东也深套其中。

此次“滴眼液风波”一旦继续发酵,拳头产品被市场抛弃,莎普爱思命运堪忧。

滴眼液当年仅作价90万

莎普爱思前身为1978年成立的“地方国营平湖制药厂”,是一家全民所有制企业,主管部门为浙江省嘉兴市平湖县工业局;1997年,药厂208名员工认缴资金201万元,受让整体股权,成为股份合作制企业并更名为浙江平湖制药厂;2000年,从国企开始的产权制度改革进一步深化,借着这股东风,7位管理层成员和技术骨干出资201万元,向员工原价回购全部股份,公司随即更名为浙江平湖莎普爱思制药有限公司。

早在1991年,彼时还是国营企业的莎普爱思便已经开始了对本次风波主角——苄达赖氨酸滴眼液的研究,1998年年底,该药获得批件后上市,在医院进入临床使用。

作为当时的“治疗白内障新药”,经营多年的苄达赖氨酸滴眼液一直是平湖制药厂的核心资产,也是管理层愿意接盘原厂的重要资本。但是,该笔重要资产很长一段时间却被束之高阁,并未顺利被莎普爱思所用。

招股说明书显示,在2000年改制之后,莎普爱思仍然有部分国有财产作为留存并未转入,其中就保括了苄达赖氨酸滴眼液。一直拖延到2004年8月,平湖国资办和财政局等政府单位才最终批复,确定以2000年5月31日为评估基准日,将存量国有资产以130万元的价格打包出让给莎普爱思。

由于最早申请到新药证书并获得新药保护期,根据药监局2003年颁布的《关于药品注册管理的补充规定》,莎普爱思成为苄达赖氨酸滴眼液唯一获得新药证书的企业,这意味着即便新药保护到期,其他产家也只能使用苄达赖氨酸滴眼液的通用名进行销售,而不能拥有单独的品牌。

到2012年,除莎普爱思外,国内主要有包括海南联邦制药、上海凯茂生物医药和长春普华制药在内的8家企业拥有苄达赖氨酸滴眼液的生产资格,但是凭借商标优势,莎普爱思在白内障药物市场占有率已经达到25.43%,滴眼液类市场占有率超过40%。

有趣的是,根据招股说明书提供的数字,在那次国有资产打包出让中,苄达赖氨酸滴眼液作为无形资产,转让价格仅为91.41万元。而依靠这项专利,截至12月6日停牌,莎普爱思市值已到55亿元。

非滴眼药产品惨淡,进军保健品折戟

7名参与莎普爱思改制的成员中,仅有两位坚持到了公司上市,其中,自然人陈德康当年出资103万元,占比51.24%,IPO时持股比例38.42%,自然人胡正国出资15万元,占比7.46%,IPO时持股比例4.09%。

招股说明书显示,董事长陈德康1951年出生,平湖制药厂创始时便加入到企业参加工作,改制之前,陈德康曾担任公司供销科科长,负责公司管理供销网络和销售团队;2011年,陈德康之子陈伟平加入公司管理团队,资料显示,陈伟平现任上市公司董事和常务副总经历,同时担任子公司浙江莎普爱思医药销售有限公司总经理。

浙江本地媒体浙江在线2014年对陈德康的一篇采访中提到,陈康德销售上独具战略眼光,2008 年开始,主导莎普爱思滴眼液放弃代理销售模式,采取“渠道全程管理”模式直达市场零售终端,同时其认为在竞争激烈的OTC产品市场,必须请明星代言和加大广告投入。

在营销出身的陈德康的理念下,莎普爱思先后请过艺人明星文兴宇、谢芳、康伯等为其代言,2013年又聘请现国家女排主教练郎平担任形象代言。2014年到2015年上市后,莎普爱思营销投入达到极致,当年其广告和营销费用总计分别达到2.36亿元和3.05亿元,同比分别增长25.53%和29.24%,超过当年21.88%和20.39%的营收增速。

营销先行轰炸的销售模式,让莎普爱思滴眼液销售迅猛,该产品营业收入从2012年上市前的2.21亿元上升到2016年的7.54亿元,增长了241%,占其营收比由59%上升到了2016年77%。

但是,与滴眼液繁荣相形见绌的,是莎普爱思其他产品的凋零。上市之后,其大输液产品由2013年的1.36亿下降到了2016年的8117万,2014年开始销售的头孢克肟分散片和肌苷口服溶液等产品,从2015年的1.6亿元下降到了1.26亿元。

与滴眼液高达95%、比茅台还要优秀的毛利率相比,莎普爱思大输液产品毛利率却从2012年的34.88%下降到2016年的21.10%,头孢克肟分散片和肌苷口服溶液则从2014年的17.42%下降到2016年的12.83%。

2015年底,莎普爱思以3.46亿元对价,完成对吉林强身药业有限责任公司的全资收购,试图通过外延并购方式进入保健品领域,扩充产品种类。但是,强身药业的保健产品没能复制滴眼液神话,2016年实现净利润125万元,仅完成1000万元业绩承诺的13%。上市公司解释为相关产品GMP证书未通过,同时由于知名度低,销售市场未打开。

由此,保持营收20%增速、依靠滴眼液千里走单骑的莎普爱思,在2016年业绩终于放缓,当年其9.79亿元的总营收,同比增长仅为6.19%。

投资人连续减持,大股东定增被套

2008年,自然人王泉平以830万元价格,从陈德康和胡正国外的5名股改出资人手中获得莎普爱思41.30%股权,2011年,上市计划启动前夕,上海景兴实业投资有限公司又以1986万元的价格从三名股东手中总共获得莎普爱思20%股份。

王泉平主营服装行业,莎普爱思上市时,其为浙江宝马狮服饰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同时还为平湖市人大代表;而上海景兴则为平湖另一家上市公司景兴纸业(002067.SZ)旗下全资子公司。

尽管莎普爱思滴眼液销量攀升,但上市解禁期到后,两位投资客迅速开启套现模式。2016年,上海景兴率先减持500万股和200万股莎普爱思股份,其持股比例已经由上市时的15%下降到9.87%,套现接近3亿元。

而王泉平则在2016年先后减持550万股,167万股和100万股,又在2017年一季度减持237万股,持股比例由上市时的17.47%下降到10.16%,套现超过4亿元。

投资客减持,大股东陈德康却在增持。2016年,为了收购强身药业,莎普爱思以25.7元/股(前复权)价格定增1387万股,募集资金5亿元,其中,陈德康参与了其中1.9亿元的认购。

但是,该笔投资却未给陈德康带来回报。随着2016年营收增速放缓和寄予希望的强身药业未完成业绩承诺,莎普爱思股价一直在低位徘徊,截至6日停牌,收盘价在22.10元/股,包括大股东在内参与定增方已被套14%。

【一线】为腾讯新闻旗下产品,第一时间为你提供独家、一手的商业资讯。

分享到:

Copyright @ 2017 咸丰县公路局 版权所有

文章来自网络整理,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网站管理员,24小时内为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