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税改法案里的特朗普经济学

[发表时间:2017年12月06日 14:09 来源:咸丰县公路局 作者:咸丰县公路局]

在今年的圣诞节到来之前,那份据称有500多页的税改法案若能如特朗普所愿出现在他的办公桌上,并经其签署生效,备受争议“特朗普经济学”将从实践意义上接受历史的检验。当然,这份几个月前还被总统先生抱怨为“除了记者,没人在乎”的减税方案也有可能改变美国历史。

特朗普又要赢了

2017年12月2日下午3点左右,美国参议院以51票对49票通过了税改法案。该法案将把企业所得税从35%降低到20%,允许企业主从企业收入中扣减20%。至此,特朗普的税改法案获得了重大胜利,距离税改最终完成和生效仅剩一步之遥。考虑到众、参两院方案之间的明显差异,在未来2到3周内完成调解后,才能真正迎来税改的成功。这将是美国税法30多年以来最大一次调整。

特朗普上一次赢是在一年前,于争议声中击败希拉里,当选美国总统。这一年来,共和党为主的美国国会民调支持率似乎也降至冰点。从这份被美国媒体诟病为“劫贫济富”的减税方案上,我们也可以一窥“特朗普经济学” (Trumponomics)的内涵。

如何理解特朗普经济学?

有学者把特朗普经济学概括为一个公式:减税+放松金融监管+增加基础设施建设投入+贸易保护。

这其中的“减税+放松金融监管”,一直都是共和党的核心经济政策。通过减税来扩大企业投资和私人消费,放松金融监管,废除奥巴马政府时期通过的《多德—弗兰克法案》,增加金融行业活力。这两种经济政策,核心是通过增加企业和私人杠杆,来推动经济增长。

如果此番税改法案通过,将是特朗普上任以来的最大政绩,他这个“亲商总统”标签也将贴得更加牢固。

特朗普减税的内在逻辑

为什么要减税?减税会带来经济增长,水一涨,众船高,也就是共和党一直信奉的“涓滴经济学”。

里根当年的减税计划一实施,股市就开始腾飞。提出“拉弗曲线”的经济学家阿瑟?拉弗就认为,1982年所得税税率(企业和个人的)和资本利得税税率促成了我们现在认定的、世界历史上规模最大、期限最长的财富创造期。

支持者:美国优先!复制“里根经济学”的成功

此番对美国减税法案的讨论中,人们提及最多的就是1986年的里根时代的减税案例。特朗普减税的背景与当年背景有颇多相似——经济处于复苏周期,货币政策处于加息周期,两人均为共和党人。 而特朗普经济学也被视为里根经济学的延续。在特朗普的政策组合中,除了削减财政开支的主张和里根经济学不同,其他都高度相似。

1986年减税后的4年内,美国的消费、投资、就业等各方面都获得了提振。因此,当前市场支持者一方也普遍憧憬特朗普能够复制里根的成功,实现其竞选口号——Make America Great Again(让美国再次伟大)。

然而,反对者也多次警告,相比里根时期,当前美国联邦债务规模已经急剧膨胀,联邦债务/GDP 比值从1986年的不足50%飞升到了当前的 103% 。特朗普的减税激进程度也远超里根。在沉重的债务负担下,美国当前的财政状况能否承受如此激进的减税仍然存疑。

反对者:特朗普经济学是“巫术经济学”?

2016年年末,诺贝尔奖经济学家斯蒂格利茨(Joseph E. Stiglitz)公开发表文章认为,特朗普希望通过对富人减税而刺激经济增长的想法,过于“神奇”。他将特朗普整体的经济计划斥之为“巫术经济学。”斯蒂格利茨指出,美国的税务系统令不平等问题放大,令富人变得更富,因而必须重塑美国的税务系统,结束资本和红利方面的特权。

有趣的是,在早些时候,特朗普称富人阶级不会因此税改法案得到优待,“我就这么跟你说吧,他们不会有任何税收减免。”

时间进入2017年12月,事实表明,特朗普又一次“打脸”。特朗普本身作为这一制度的受益者,并不会为普通美国人谋福利,而是像大部分的共和党总统一样,发动最终会令富人阶层受益的税务改革。美国作家、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教授保罗-福塞尔在《格调》一书中对美国阶层进行了九个阶层的分析,九个阶层包括:“看不见的顶层”, 上层,中上层, 中产阶级, 上层贫民, 中层贫民, 下层贫民, 赤贫阶层, 看不见的底层。税收政策中心本月早些时候发布报告称,共和党人的税改计划将使得近一半的福利流进美国最富有的1%纳税人的腰包。该机构基于此前众议院提出的税改计划研究发现,税改之后,美国最富有的1%的纳税人,税后收入很可能增加2.2%,中间收入的纳税人则可能增加约0.4%,而较低收入的纳税人的税后收入几乎没有变化。这就是说,更多生在贫困家庭的美国人一辈子都无法摆脱贫穷。做白手起家童话梦的美国人可能会因此失望,曾经的美国梦可能越来越遥不可及。

“税改,是我们的政策,却是共同的难题”

古往今来的改革不胜枚举,当然只要是改革,就是重新排排坐,切蛋糕,就一定意味着不确定性,尤其是像特朗普这样激进的改革,也必然会导致大量的不确定性后果。此番税改,不管是对于美国自身来说,还是对中国而言,正负面影响也有待观察。美前财长康纳利在上世纪70年代有句名言“美元,是我们的货币,却是你们的难题。”,到了今天,山姆大叔的税改已经让这句话变成了:“税改,是我们的政策,却是共同的难题。”

特朗普的税改法案如果通过,对美国的财政政策,货币政策,甚至于日趋尖锐的国内矛盾,都将产生难以预测的影响。“特朗普经济学”的轮廓逐渐明晰,2018年总统先生喊出的“让美国再次伟大”这句豪言壮语能够实现,也需要时间给出答案。

分享到:

Copyright @ 2017 咸丰县公路局 版权所有

文章来自网络整理,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网站管理员,24小时内为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