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海峰:决胜AI时代(专访全文)

[发表时间:2017年12月05日 20:27 来源:咸丰县公路局 作者:咸丰县公路局]

【中国人工智能之路】王海峰:决胜AI时代

百度副总裁、AIG总负责人王海峰表示,人工智能的本质是让机器人像人一样感知世界、去思考;实用环境与组合技术是人工智能从实验室到产业化的关键因素;中国在人工智能领域科研成果显著、用户规模庞大、接受能力强;AI市场存在三大问题:技术边界 市场风险 投资回报;百度AI商业化落地的能力、速度和效果决定成败;人工智能时代会产生新巨头

【主持人】:毕啸南

【嘉宾】:百度副总裁/AIG总负责人 王海峰

【解说】:

目前,人工智能无疑是整个高科技领域最炙手可热的概念,百度作为中国人工智能技术发展最快,也是最早布局AI(人工智能)技术的互联网公司之一,被公认为中国AI(人工智能)技术的第一梯队。作为全球最大的中文搜索引擎公司,百度拥有17年的AI(人工智能)技术积累,拥有国内最完整的AI平台,语音识别、图像识别、视频理解、自然语言处理、增强现实等,其DuerOS和Apollo两大开放生态|使百度占据了AI行业的制高点。2017年,百度更是更改公司使命,百度将全面进入“All in AI”。

2017年3月,时任百度副总裁王海峰|出任AI技术平台体系(AIG)总负责人,王海峰是自然语言处理领域的知名科学家,国际学术组织ACL(Associationfor Computational Linguistics) 50多年历史上唯一出任主席的华人,同时也是唯一来自中国大陆的ACL会士。曾获2015年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并作为负责人承担多项国家级重大项目。

王海峰表示,人工智能正在成为这个时代技术变革的核心驱动力,其实际作用绝不仅仅在互联网,在各商业领域的渗入|将会给各行各业带来革命性的改变,也会对人们的日常生活产生巨大的影响。为了推动行业发展,目前百度已开放80项AI核心技术,为创业者提供更多商业化机会。

Part1:人工智能将引领人类第四次工业革命

【毕啸南】:前一段时间您在清华大学有一个演讲,您在里面提到了人工智能可能会给人类带来第四次工业革命这么一个说法。上一次工业革命浪潮,应该说我们的电脑、互联网,给我们人类带来很大的普惠和普及,您认为这一轮人工智能革命会给人类到底带来一个具体的改变是什么呢?

【王海峰】:我们都知道科技是第一生产力,从第一次工业革命开始,大工业就将巨大的自然力、自然科学,带进了人们的生产过程,大大提升了生产力,而现在社会更是,科技已经融入人民生产的方方面面,带来了生产力巨大的提升,而人工智能作为第四次工业革命的一个核心科技,必然也会改变人们生产和生活的方方面面,进而会带来整个人类的这种社会关系和社会结构的深刻变革。

【毕啸南】:它会带来哪一些就是具体的一些?在日常生活之中大家就能感受到的一些物品,或者是一些行为生活方式吗?比如说相对应的电脑,我们人工智能会带来哪些,可能以前都想象不到的一些产品?

【王海峰】:首先现代已经有一些产品,背后都是有非常多的人工智能技术。比如说我们为用户提供信息服务,要做搜索,现在百度的搜索引擎和以前已经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现在应该说就是一个智能的搜索引擎。再比如说我们现在仍然是看新闻、获取信息、浏览资讯,但现在的方式和以前也不一样了,现在更多都是通过人工智能的算法进行很个性化的,对用户进行理解,对内容进行理解,然后给用户推荐他更喜欢的内容。再比如说,我们现在正在做无人车,自动驾驶,一旦这些真正商业化、产品化以后,很显然,对我们的这种出行方式会带来巨大的变化。再比如我们做这种智能的语音的人机交互,这种自然的语音的交互实现以后,就彻底改变了这种人机交互的方式,这次真正人工智能爆发,是从互联网行业开始的,但它影响肯定远远不止互联网行业,会影响到各行各业。

【毕啸南】:在您看来,人工智能的本质究竟是什么?

【王海峰】:人工智能的本质,我认为是让机器像人一样,可以去感知世界,更重要的是可以去思考。所以我通常会把人工智能的一些技术分成两个层次,就是感知层面的技术和认知层面的技术。比如说我们人有听觉、有视觉,那么呢相应的,我们如果让机器也具有听觉和视觉,这就是我们要做的语音技术,我们要做的计算机视觉的技术,里边可以做语音的识别、语音的合成、可以做图像的识别、人脸的识别、视频的分析处理等等,这些都是人感知外界第一步要做的事情,但是这个并不是人特有的,我们知道其实很多动物也有听觉,也有视觉,甚至听觉和视觉可能比人还灵敏,那么人特有的是啥呢,认知层的这些能力应该说,比如说人有语言,语言是人特有的,然后语言同时又是人类的知识的载体,知识通过语言不断地传承下来,它有人类逐渐地发展,而这些也需要计算机去掌握。同时呢是人和人之间,比如咱们俩之间,人和人还有一个互相的认知,除了对客观知识的认知之外,还要做对人的认知,我们比如说做用户的画像。而最后,任何一个人工智能的产品,往往不是单一技术去支撑的,而是各种,不管是感知还是认知的技术,综合在一起,针对某一个特定的问题,特定的产品,最有效的解决方案。

【毕啸南】:您刚刚里面提到了一句话,我觉得挺重要的,您说人工智能在您理解当中,本质是让机器具有像人一样思考的能力,但是其实这个观念也有很多科学家和业界的人士反对的,就是让机器人具有思考的能力,难道不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吗?

【王海峰】:我们做人工智能,是让机器人具有一定程度的思考能力,但并不是说让机器彻底变成一个和人一样的生物,其实机器会有一些能力,会比人更强,现在其实也有很多能力比人更强,比如说这种存储的能力,计算的能力,记住大规模知识的能力,但也有很多能力,我认为机器是永远也不会替代人的,科学家也好,工程师也好,在研究人工智能的过程中,并不会把人工智能变成了一个对人造成伤害的技术,而是帮助人,帮助人们的生活变得更美好。

【毕啸南】:在全世界这样一个范畴之中,您认为人工智能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率先可能在哪几个领域能够爆发,或者说它更具有市场的受欢迎度?

【王海峰】:这一轮的人工智能刚才我们也说起了,首先是从互联网行业起来的,而互联网行业现在本身也仍然有非常大的发展空间,所以人工智能对互联网行业本身的这种影响,贡献还远远没到顶峰,才刚刚开始,还有很大的空间,同时呢,除了互联网行业,其实很多行业在受人工智能的改变已经很明显。比如说金融,现在越来越多的开始互联网金融,互联网金融实际上背后大量的也是人工智能大数据分析等等这些技术在起作用。再比如,刚才说起这种智能驾驶,实际上现在已经不是那么遥远,虽然说完全无人的这种车要上路,还有一段时间,但实际上现在智能驾驶技术已经在逐渐用到车里面,已经给人带来很多方便。

【毕啸南】:那其实现在目前来讲,我们面临的应该最大的挑战,很多都是处于实验室技术这么一个阶段,怎么把它具体产业化和商业化,其实是所有人都在思考的问题,您也好,百度也好,或者您看到整个产业在这方面,您认为有一些共同可以借鉴的一些地方,都有哪一些?

【王海峰】:首先我们得承认,所有的先进的科技,最初都是从实验室出来的,这一步是非常重要的。但实验室技术的研究有一个特点,它并不是面向最终应用中的实际问题去做的,它往往是做了很多假设,在这些假设的前提下,然后去构造这样一个实验的环境,或者是准备一些实验的数据,然后基于这样一些假设,以及这个假设下的实验环境,去做实验,去把一个技术得到进步,但是最终应用中往往不是单一技术在起作用,所以在应用中我们通常会注意两件事,第一是最终我们要将一个技术实用化的时候,首先要考虑这个实用的环境是什么?在这样一个真实的实用环境下,去解决这个实用环境中的一些问题。

第二, 因为需要考虑真实环境,往往不是单一技术突破就行了,而是很多技术组合起来,这些技术我们在实用环境中选择,解决每一个问题最好的技术,把这些技术最后形成一个综合的、整体的解决方案,达到最好的效果。这个是从实验室到最终产品,中间要走的很长的一段路,都是在解决这样的问题。

【毕啸南】:人工智能现在在全世界范围内,其实中国在这一波浪潮之中, 我不知道在您的评判当中它处在一个什么样的位置,就是我们迎头赶上了,还是说处在中下层,我们核心技术研发力还没有,包括我们中国市场,有什么样的特殊性吗,在您看来?

【王海峰】:在这一轮人工智能的浪潮中,我认为中国整体还是处在一个很先进的位置上,和美国一起处在第一梯队。不管是从科学研究,还是从产品实用化技术的开发,到整个这个行业生态,中国现在都处在一个很好的机遇期。从科研的角度,像深度学习这样的技术,最初原创是在美国,在北美我们承认是这一点。但是呢,中国现在也做了大量的这种人工智能相关的这种科研,像我年初参加Take AI人工智能领域顶尖的这种年会,中国的文章和美国的文章,基本上各占三分之一,其它占三分之一,大概是这样一个水平。

【毕啸南】:我们这个文章的水准应该也是真实水准?

【王海峰】:这个会议本身是顶尖的,能够被这个会议录用,本身就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情。中国有很多企业,现在人工智能都做得非常火热,也有大量应用的成果,而对于我们来讲,其实还有很多,甚至比国外更有优势的一些机会,比如说像PC互联网这个渗透率已经基本上饱和了,但是在移动互联网,尤其是在人工智能的各种新的产品里边,这个渗透率其实还有非常大的增长空间,而且不断创新的产品也会不断地出来,同时还有一个特别好的一点,就是中国整体这个用户群,还是特别乐于尝试新鲜事物,任何一个新产品出来,会有很多用户,很多粉丝迅速跟进在用。任何一个人工智能的技术也好,产品也好,就是在这个用户不断地使用过程中,得到用户的反馈,得到更多的数据,再不断地改进。所以这一点上,甚至我们可能是世界上最有优势的。

【毕啸南】:其实中国在人工智能这样一个潮流当中,它无论是市场的广度,还是包容度都很强,那我们现在面临的一些问题,具体会在哪几个方面,就仅据中国市场而言。

【王海峰】:与其说中国市场,我认为其实可能是世界各国会面临的一些通用的问题。我从几个方面来说,首先从技术角度来讲,虽然说现在人工智能技术发展日异月新得非常快,但是实际上也是存在风险的,要知道真正尤其是要在行业里,比如说要投资,要创业,要做一些产品,这时候要知道技术的边界在哪儿,现在人工智能虽然已经能做很多事情了,相比五年、十年以前,进步非常大了,但这个技术仍然是有边界的,并不是无所不能的,如果我假设说要去投资,投人工智能,就看了几个科幻片,觉得那里的东西都能做了,就开始投,那肯定会出问题,就是技术本身是有边界的。

第二方面就是市场的风险,因为现在市场大家很看好这个行业,大量的资金,大量的人,都进到这个行业里来,在这个过程中也会产生一些不切实际的预期,而这个时候一旦,比如说这个预期是不切实际的,最后是无法达成的,这时候就会有很大的落差,就会带来问题。

第三方面呢,我认为是财务方面也要注意,财务,因为人工智能在开始投入的时候,往往现在,很多人很乐意投人工智能,这个对这个行业发展是一个好事,但同时呢,也会出现一些,开始投的时候不计代价的去投入,比如说要做一个这个业务,他还是要知道一个回报的周期的,任何这种投资不是无限期的。

【毕啸南】:那百度现在在这方面上您认为,在哪一些领域上是可以做到的,然后又放弃了哪一些领域呢?

【王海峰】:比如说我们现在布局了很多,比如说从语音到图像、到自然语言处理,到知识等等,都有很多布局,然后也取得了很多成果,但这每一件事呢,我们现在做到现在的程度,就已经在应用中取得了很多效果,其实是相当于已经带来了这种应用的收益。但是也并不是说什么都可以做得到,比如说我做了很多年机器翻译,翻译现在已经使用量非常大,很多用户每天在用,每天都上亿次的在用,对大多数需求来讲也满足的不错,但如果我们对翻译的期望是做到,像这些翻译家这样翻译的,翻译到那个水平,翻一个文化作品那么完美,那是做不到的,不但现在做不到,在很多年以后也做不到。

【毕啸南】:差异在哪儿,差异在这种对情感和思维的把握。

【王海峰】:翻译家到这个比较高的境界,它实际上是一个艺术再创造的过程,这个过程现在电脑还很难做得到。

Part2:百度AI战略布局 引领AI时代

【毕啸南】:您大概给我们介绍一下,百度在人工智能方面未来一段时间的一个规划。

【王海峰】:我们还是比较有层次的,首先最基础的,我们有百度研究院,做一些很前瞻的基础的人工智能的研究。再往上一层会做很多应用技术的研究,比如刚才我讲到的,不管是图像的技术,视频的技术,增强现实的技术,语音的技术,还是自然语言处理、知识图谱 用户画像等等。再往上一层就是各个业务,业务比如说像搜索、信息流这些,百度一直很核心的业务,也包括一些基于AI、新兴的这些业务,像搜索实际上是,在百度大规模投入AI之前就已经有的对吧,而像智能驾驶也好,还是度秘也好,都更多是基于AI技术才产生的这样一些新业务。还有一些是这种平台性的,当然其实像智能驾驶和度秘也是两个平台,我们分别开放了Apollo平台和DuerOS平台,但比如说还有百度云,我们做云和其他公司会有什么区别呢,就是云本身会强调它这个基础设施,强调它的计算存储能力,云是C cloud,同时我们把A和B加进去,A就是AI,B就是big data大数据,就相当于是人工智能、大数据和云的基础能力,三位一体的,这样的话也能产生一些新的业务。

【毕啸南】:你是从2010年加入百度的,应该说也是见证了百度人工智能的这么一个历程。这七年当中,您个人也好,百度也好,其实对人工智能的理解有没有什么巨大的变化?就是有几个阶段?

【王海峰】:我是百度第二个十年开始的时候加入百度的,因为百度是2000年成立的。其实百度成立之初就是搜索,搜索背后实际上一直就会有一些人工智能的技术,比如说今天我提了几次的自然语言处理,搜索从开始做的时候,就要处理网页上的这些文字,要处理用户输入的 ,就要用一些自然语言处理的技术。我来百度以后做的第一个方向就是自然语言处理,这是现在人工智能也是非常热门的一个话题。后来陆陆续续的做语音、做头像、做深入学习、做大数据等等,做了很多,都是人工智能相关的这些技术。

我们认知的变化是什么呢?我觉得有两方面,一方面是从技术角度,从技术角度呢,我刚加入的时候就是,现在来说,七年多快八年以前了,那时候我们更多是用一些相对传统的人工智能的方法,比如说规则的方法,一些统计进行学习的方法在做。经常是解决应用中的一个单点的问题,比如说搜索里,我要解决query理解的问题,我要解决用户点击反馈的问题,我用一个算法去解决。那时候数据量也没那么大,相对来讲是特定问题有限的数据集在做,而随着我们整个工作的进展,积累的数据越来越多,然后计算平台也越来越强大,同时算法也在进步,我加入百度两年以后,2012年初我们就开始去做深入学习的这种技术,然后这样的话,更大的数据,更强的计算能力,再加上我们更先进的方法,这时候整个方法就逐渐地就有一个非常大的变化,更多的是这三位一体,大数据大计算,以及先进的算法,三者更好的结合起来,再做这种技术的创新。

第二方面呢,更重要的是在应用中怎么用这些技术,刚才我说起了,开始早期更多就是单点的解决问题,后来越来越多,其实是一个系统性的创新,系统性的创新不只体现在,比如说我们的搜索系统,后来基本就变成一个彻底的一个 人工智能的系统了,还是产生新的一些业务的时候,往往不是一个技术,一个算法,所能解决的,而是针对这个应用题,很多技术综合起来应用,最后包括实际应用中,实际环境中,各种复杂问题,去综合解决,这样一个系统性的创新。

【毕啸南】:您刚刚也提到了,您也是自然语言处理方面的一个专家,您能不能用一个比较具体的过程,给我们观众解释一下,百度究竟是怎么做到的,让一个机器人能够听懂人是怎么说话的。

【王海峰】:首先听懂呢,既要用自然语言处理的技术,还要用语音的技术,第一步,是接收到你这个声音信号,我计算机先要去处理,把它识别成一段文字,这个过程是语音识别的过程,从一个声学信号接收进来,转化成一段文字,这个过程语音识别通常讲,我们要用声学模型,去对它这个声音进行建模,然后转化成文字,还要对这段语言进行建模,同时还有一个解码器,就相当于完成这个转换的过程,这是语音识别。拿到这段文字以后,接下来的事情就是自然语言处理了。因为中文还比较特殊,一段文字放在这儿,中间也没有空格,词和词之间也没有边界,甚至中文的语法和西方语言的语法也不一样,中文实际上更多是靠词语的顺序来表示这个语音的,所以要做这种语法层面的分析,做语音层面的理解,这些都做好了以后,其实还不够,这就是语言,刚才我说感知和认知的区别,认知层面,语言其实是一段文字,但是不仅仅是一段文字,人理解一句话,比如说听到同一句话,可能你的理解和我的理解是不一样的,这个是跟你的背景知识,跟你对这个世界的认知,是相关的,所以我们要做知识图谱,要建立知识库,要对整个客观世界进行建模,这些一起支撑着才能真正理解一段话。

【毕啸南】:那您今年3月的时候您担任的是百度AI技术平台的总负责人,这个平台是一个什么构想,当初设立的时候。

【王海峰】:这个就是相当于人工智能是有很多通用的这种基础技术要做,所以百度AI技术平台体系,就是在做百度所有AI的这种基础工作。这些技术既有,刚才我讲像百度研究院,做一些更基础的,未来的,暂时不见得用的百度产品里的技术,同时也会做很多应用技术,这些技术会支持百度所有的这种业务,但是不限于此,我们这个平台同时也会支持合作伙伴,AI的这种技术能力输出给很多合作伙伴,他们也会对他们的业务产生帮助,这样的话双方实现一个双赢。同时,我们还会把很多技术开放出去,现在我们已经开放了80项AI的核心技术,很多开发者会基于我们开放的这些技术,再开发他们的产品。我们既会做基础技术的研究、开发,也会支持百度内部的业务,也会对外,提供支持,提供开源开放,还有一个就是,刚才讲更多的是围绕技术,同时也希望这些技术不断地探索新的一些商业化的机会,所以虽然百度的AIG叫AI技术平台体系,但同时也承载着一个探索新的商业化机会的这样一个使命。

【毕啸南】:那其实度秘也是你在百度期间一个非常重要的项目,您认为语音助手在未来会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呢?

【王海峰】:我最初做度秘的时候,的确是把它定位成一个语音助手,实际上度秘我们是2015年发布的,但在之前我们已经积攒了一段时间,我们更早的时候,百度曾经就发布过语音助手。但这个我刚才也说,其实人对AI这个认知,包括我自己在内,也是一个升级的过程。我现在已经不把度秘当成是语音助手了。它更多是这样一种,新一代的这种,更自然的这种人机交互的方式,刚才我说起唤醒万物,我们把这个能力赋予各种各样的智能设备,会带来各种设备的更新换代升级。

【毕啸南】:它是一种媒介了,相当于一个使者,大使的这么一个角色。

【王海峰】:可以说是一种新的交互方式,很重要的一层,人跟任何社会打交道都会经过这一步,这个已经远超越于早期我们在手机上做的那个语音助手的概念了。

【毕啸南】:但是现在在国外亚马逊也好,美国也好,苹果也好,不管您称不称它为语音助手啊,对这一类型的产品,其实已经打得非常火热了。但是我们国内其实,用户习惯还是没有培养起来的,包括产品的体验,坦率地说也比较一般,您对这样一类产品,未来在国内您有一个具体的规划吗,您想象它在几年范围内应该是一个什么样子?

【王海峰】:比如说亚马逊的icon的确是走得比较快,而国内这个市场是增长很快的,各家也都在做相关的这种工作,尤其我刚才讲起,其实国内整个这个环境还是,一派欣欣向荣的这种景象,所以比如说像百度的DuerOS平台,一发布出去以后迅速地,因为我们是跟整个生态合作伙伴一起,大量的生态合作伙伴,迅速地加入到这个行业里边,的确像亚马逊起步得更早,但我相信国内这方面增长的会非常迅速,当然这个过程呢,这些公司,单方面做也不行,最终是市场接受,用户接受,这个过程也有客户习惯培育的过程。

【毕啸南】:百度在AI这个领域之中,如果您用最简单的话概括,您认为它的目标是什么?或者它想做什么?它想做成什么样子。

【王海峰】:几方面,首先技术上我们的确是要做最领先的技术,这个技术不只是说应用技术,同时一些基础研究上我们也希望有贡献。同时,从应用角度呢,分为三方面,一方面更好的支撑百度自己的这些业务和产品,让这些产品具有AI的能力,AI给它们赋予最好的核心竞争力。第二方面,我们会把百度AI的能力广泛地,提供给百度的各行各业的合作伙伴,帮助他们提升他们的能力。第三个就是开发者,应该说这一次工业革命还处在初期,整个需要全社会各行各业的,各方面的开发者,我们都希望借助百度的AI技术,让整个AI时代更快的到来。

Part3:人工智能市场潜力巨大

【毕啸南】:也有人提出来,毕竟算法,核心商业运用场景等等,数据都掌握在BAT手里面,所以会不会造成BAT强者 愈强的这么一个状态,对于中小企业创业者而言,在这股浪潮之中他有机会吗?

【王海峰】:我认为是有的,首先我承认大公司会有很多优势,有平台的优势,人才的优势,包括数据等等也有一些优势,所以大公司的确会在一些它看重的领域里做得非常好。但是我们今天也讲到,这次人工智能的浪潮会带来一次工业革命,而这次工业革命会影响社会的方方面面,会影响各行各业,这远远不是任何一个公司所完全垄断的。同时,创业者也有创业者的优势,创业者他可以看到很多,开始可能看上去没那么多,看到很多这种机会,它未来会成为一个很大的机会,会出来的,会产生未来新的大公司,新的巨头。

【毕啸南】:百度呢,你认为百度我们在自己分析和总结的过程中,可能对我们自己而言面对的最大挑战是什么?或者说整个BAT其实面临的挑战是什么?

【王海峰】:首先,其实刚才我说了一些人工智能我们要注意一些什么,比如说技术的边界等等,刚才我说的那些问题,对于像BAT这样的公司其实一样也需要注意,但另一方面,比如说对于我们来讲,我们有非常强的,人工智能的这种技术的能力,然后也在一些方向上,一些产业里,我们在加大投入在落地。技术是基础,但最终有多大成功还是取决于商业化落地的这种的效果和速度。对于我们来讲,我们一方面不断地夯实这个技术能力,刚才我讲起,我负责这个AI技术平台体系,很重要一个使命也是探索这种商业化机会,所以我认为最终商业化落地的能力、速度和最终的效果,可能是成败的关键。

【毕啸南】:我在接触到这么多AI公司以后,会不会BAT这种,因为已经在前一轮浪潮中,互联网浪潮之中占据了这样一个王者的地位,所以它庞大的这样的一个管理体系,和已经成熟的运行规则,反而是它创新的一种阻力呢,尤其是在管理上。

【王海峰】:这个会有挑战,但是解决得好,它不会成为阻力,反倒会借助这个平台的优势,更好的抓住这个机会。比如说对于百度来讲,其实看到人工智能这个机会看到得还是很早的,布局也很早。然后呢,我们最先也说,其实我们已经要迎接下一幕,就是人工智能这一幕,所以现在比如百度公司整体的战略,一方面我们仍然继续夯实移动基础,另一方面,要决胜AI时代。实际上这两方面的确会有一些不同,但这个呢,相当于公司真的是能很清楚地认识到,把这个战略想清楚,然后这个布局布好,就是可以我们 已经传统上有优势的,继续做得更牢靠,另一方面会开拓出新的业务了。

【毕啸南】:现在所有人似乎一夜之间AI吹遍了中国大地,但是这股浪潮目前来讲,您认为有一定的泡沫化吗?就仅目前来讲。

【王海峰】:我认为是这样,任何一个新兴行业,在它发展的时候,都会不可避免的带进来一些泡沫,但这个泡沫本身并不可怕,随着这个技术的创新,产品的创新,整个这个行业的发展,慢慢这些泡沫就会逐渐地被挤出,但挤出的结果,不是一个灾难性的结果,而是说行业逐渐地在发展成熟,包括整个用户环境,各方面用户的这种认知,理解接受程度也都逐渐成熟,所以我认为泡沫是一个行业发展过程中,肯定会有的,但是没有关系,只要我们真正看清楚,这个行业会往哪个方向走,逐渐往前走,这些泡沫自然就挤出了。

【毕啸南】:所以所有人投资或者创业之前,最重要就是看清楚,了解它。

分享到:

Copyright @ 2017 咸丰县公路局 版权所有

文章来自网络整理,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网站管理员,24小时内为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