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件事美国拖了22年 特朗普“兑现承诺”拍板了

[发表时间:2017年12月07日 08:13 来源:咸丰县公路局 作者:咸丰县公路局]

  中东的一池春水,特朗普又给吹皱了,这次关于“应许之地”。

  12月7日凌晨2点,来自美国的消息说,特朗普正式发布声明,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根据此前的消息,他还开始计划搬迁大使馆。

  不过,因为还有一些建新馆之类的准备工作,他会先签署延迟命令,大使馆的搬迁会在任期内完成。

  耶路撒冷有多重要?

  美国宣布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有什么意义?回答这个问题,要先来看看耶路撒冷有多重要。

  耶路撒冷在希伯来文中的意思是“和平之城”,不过从来名不符实。

  这片区域历史上一直有阿拉伯人和犹太人居住,且冲突不断。1947年,联合国大会通过表决决定,在约旦河以西地区建立两个国家:一个犹太国(以色列)和一个阿拉伯国(巴勒斯坦)。

  1948年以色列建国,此后第一次中东战争爆发,隶属约旦的阿拉伯军团把犹太人都赶出了耶路撒冷东部的老城,在1949年正式停火时,耶路撒冷被阿以双方停火线由北向南切割为东、西两个部分,巴勒斯坦人居多数的东区被约旦(当时叫外约旦)占领,犹太人为主体的西区被以色列占领。

  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之后,以色列占领了耶路撒冷东区和约旦河西岸,并于1980年7月宣布统一的耶路撒冷为其永久的首都,但没有得到国际社会的承认。1988年11月,巴勒斯坦全国委员会第19次特别会议通过《独立宣言》,宣布东耶路撒冷是新成立的巴勒斯坦国首都。

  一个城市怎么可以成为两个国家的首都?所以,耶路撒冷的归属一直是“巴以冲突”的核心问题之一。在这个问题上,美国的态度一直是“两国方案”,即由巴勒斯坦控制加沙和约旦河西岸的全部或部分地区,并让巴勒斯坦在东耶路撒冷建立首都。

  现在的耶路撒冷什么样?

  现在的耶路撒冷依旧分为东西两区,且都由以色列实际控制。半个月前,政知见刚去耶路撒冷考察了4天。

  耶路撒冷西区是新城,东区是老城,市内一条主干道就是分界线,以色列的国会、重要政府部门、国家博物馆和大屠杀纪念馆都在西区的新城。

  △位于耶路撒冷的以色列国会大厦

  东区的老城虽然面积仅1平方公里,但被三大宗教都视为圣地。现在分为四个区域,犹太区、穆斯林区、基督教区和亚美尼亚区,分别位于老城的南部、东部、西北部和西南部一角。

  政知见在耶路撒冷老城内看到的是,与随处可见的持枪大兵共存的平静。在圣岩金顶清真寺做礼拜的穆斯林、在哭墙前祷告的犹太人、还有举着十字架沿耶稣受难苦路前行的基督徒,他们可以做到互相不打扰。

  哭墙广场内外都有扛枪的以色列军警把守,游客进入哭墙需要安检,虽然站在哭墙下抬头就能看到清真寺的金顶,但想要进入清真寺的范围还需要排队等待安检,负责安检的警察会提示游客把哭墙的宣传册放在包里不要拿出来。在圣岩金顶清真寺,不是穆斯林不被允许入内参观,但在开放时间可以在广场走动。

  特朗普为什么要搬迁使馆?

  回到特朗普的声明上。尽管此前多位美国总统曾在竞选时多次作出承诺要搬迁美国驻以色列使馆,但特朗普是第一个兑现的。

  他与以色列之间的亲近,一直很明显。

  以色列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在去年美国大选结束数小时后,就向特朗普表示祝贺,发表声明称其为“以色列真正的朋友”;在今年2月,内塔尼亚胡来到白宫同美国总统特朗普举行会晤时,特朗普选择以国家元首(总统级别)的正式仪式接见总理身份的内塔尼亚胡;今年5月,特朗普访问以色列还前往了位于耶路撒冷的犹太教圣地哭墙,成为首位在任职期间“访问”哭墙的美国总统,他还按照传统,戴上了犹太教徒最明显的标志之一“基帕”(Kippah)。

  “与民主党相比,共和党人一向与以色列和犹太人群保持着亲密关系。”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刘卫东分析说,以色列群体在美国的游说能力很强,而且很多犹太人在美国的地位都很高,犹太人群在美国社会也很有影响力,特别是在美国对中东政策方面的影响力。

  而从特朗普本身来说,他与犹太人的联系也很密切。“他的女婿库什纳就是犹太裔,特朗普本人与以色列和中东地区的往来很多也是由库什纳具体操作。”刘卫东说。

  为什么会在这个时间做出这样的决定?“兑现承诺”是首要原因。除此之外,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研究员唐志超分析说,现在阿拉伯世界比较分裂,特朗普预测这种时候他的决定可能不会有强烈的反弹和影响,另一方面,沙特也需要美国来对付伊朗,特朗普想要出台新的巴以和谈政策,可能与沙特在耶路撒冷问题上达成谅解,沙特愿意给予配合。

  美国新使馆会在耶路撒冷哪里?

  先来普及一下,目前还没有一个国家在耶路撒冷设立大使馆。

  据政知见了解,在1980年之前,包括荷兰和哥斯达黎加等一些国家在耶路撒冷设立有使馆。但在1980年以色列宣布耶路撒冷为首都之后,联合国安理会通过478号决议,谴责以色列企图吞并东耶路撒冷,且呼吁联合国会员国接受理事会的决议,从耶路撒冷撤出外交使团,直到2006年,哥斯达黎加和萨尔瓦多成为最后两个将使馆搬离耶路撒冷的国家。

  现在,有86个国家的驻以使馆都在特拉维夫。但在耶路撒冷市内,还有美国、英国、意大利和希腊4个国家的总领事馆。

  白宫官员在新闻发布会上说明,因涉及人员和安保等问题,迁馆工作预计将耗时数年。值得一提的是,出席官员也没有明确表示新使馆选址是否会位于巴勒斯坦和以色列的争夺焦点东耶路撒冷。

  虽然,白宫也强调,大使馆的迁移不代表美国承认以色列和巴勒斯坦边界的划定和领土主权归属,但唐志超表示,按照国际社会、国际法和约定俗成的规矩,大使馆的选址在哪就等于承认了这里是首都,所驻国家享受主权,“美国承认了,即便其他国家不跟进,象征意味也是很浓的。”

  唐志超告诉政知见,巴以问题在中东地区长久以来已经被边缘化,但是特朗普的一系列举动使得巴以问题重新成为了这个地区聚焦的重点,现在又在耶路撒冷的问题上触动了整个阿拉伯以及伊斯兰世界的感情,“巴以恢复和谈的前景悲观了。”

  美国的决定有什么影响?

  对于美国与以色列的关系,美国驻以大使弗里德曼曾在接受采访时形容“深厚而复杂”。

  事实也确实如此。

  1995年,美国国会通过“耶路撒冷使馆法案”,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且要在1999年5月31日前把使馆迁往耶路撒冷。但是,法案允许总统推迟迁馆,延迟命令必须每6个月向国会通报一次,可以在期满之后继续延期。牵扯到巴以冲突,考虑到国家安全,二十二年以来,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执政,历任总统们都签署了延迟命令,一“拖”到底。

  特朗普是拍板要执行法案的第一人。

  这一举动对美国有何影响?唐志超给出了三点:

  进一步损害特朗普和美国在中东以及伊斯兰世界的形象,损害美国在中东的利益。

  唐志超说,奥巴马在任时,批评美国对以色列太过倾向,以至美国对中东的政策被以色列绑架,他也采取了措施扭转美国对以色列的政策,但是现在显然特朗普要美以关系回到过去的亲密,“巴以和谈现在有了新进展,可是美国一边倒了,没有担当不偏不倚的公正调解人。”

  特朗普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可能会给反美主义、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提供一个新的口实,刺激他们掀起新一轮反美情绪。

  这点,美国显然已经有所预料、美国驻耶路撒冷领事馆5日晚在一份声明中说,除“必要”公务外,领馆员工及其家属不得前往耶路撒冷老城或约旦河西岸,声明同时敦促美国公民不要前往人群聚集或增派军警部署的地方。

  让美国和其盟友关系受到严重损害。

  目前来看,土耳其、埃及、约旦和部分欧盟国家已经发布声明,普遍反对特朗普的决定。

  阿拉伯国家联盟秘书长盖特表示,美国若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将会引燃极端主义和暴力之火;

  约旦外交高层消息人士指出,约旦已经针对召集阿拉伯国家联盟和伊斯兰合作组织紧急集会展开咨询;

  法国总统马克龙在和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电话会晤中,对美国单方面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可能性表示了担忧;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则警告称,美国若将驻以色列使馆搬至耶路撒冷,土耳其将与以色列断交。

  不过,对于特朗普来说,也并非百害无一利。

  唐志超说,虽然现在国际社会普遍反对,但是美国国内支持特朗普的势力还是占据多数,且早在11月,美国国会就通过决议催促特朗普尽快兑现选举承诺,联系到特朗普刚刚艰难通过的税改,“也许耶路撒冷是首都和税改之间存在利益交换。”

分享到:

Copyright @ 2017 咸丰县公路局 版权所有

文章来自网络整理,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网站管理员,24小时内为您处理